种苗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种苗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生死浪漫一部微电影见证绝症恋人的爱情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6:36:07 阅读: 来源:种苗厂家

div>

一部名叫《根秀与培宗》的微电影,日前正风靡网络。这部微电影源于一个真实的故事——

?

丁根秀和柯培宗是一对相知相守了八年的恋人,他们的日子原本甜蜜而平静,男友柯培宗却突患白血病。根秀开始艰难奔走,辞职守护男友……黯淡的日子里,他们始终如热恋般甜蜜。她决心拍摄一部微电影,记录下他们对感情的守望与忠诚。这部微电影感动了无数人,也正在改变柯培宗的生命轨迹和这对恋人的命运……

?

噩运突降,

?

亲爱的人我怎能离开你

?

2011年6月28日,丁根秀和男友柯培宗一起拿到了未来婚房的钥匙。房子位于福州市中心,有98平方米,无论地段还是面积都令同龄人羡慕。最令丁根秀骄傲的是,这房子全是他们靠自己的能力挣来的,没向双方父母要一分钱。

?

丁根秀1984年出生于福建省叁明市建宁县,家境贫困。2001年,她考入福州大学计算机系,成为深山里仅有的两个大学生之一。2003年9月初,她去参加学校的文学讲座,想与演讲的老师合影,但没有带相机。这时她看到了举着相机的柯培宗,于是上前请他帮忙。柯培宗很热心地帮她拍完合影后,突然冒出一句:“你的长发真美,我可以帮你多拍几张吗?”丁根秀羞涩地点头后,柯培宗咧开嘴孩子气地笑了。

?

青涩的爱恋就这样开始。柯培宗低她一届,也是福大计算机系的。2005年,先行毕业的丁根秀应聘到一家公司做景观设计销售,后又跳槽到某网站做运营策划。柯培宗2006年毕业后则应聘到一家公司做程序设计员。两人工作都非常努力,特别是柯培宗,几乎每天都是九点上班,凌晨一两点回家。他们把每分钱都积攒下来,终于在这座繁华的都市有了一席之地……

?

在还是水泥地面石灰墙的新房里,丁根秀拉着柯培宗雀跃地到处指点。他们紧紧相拥,也就是这时,柯培宗嚷道:“好热,我这几天怎么老觉得热?!”

?

这个细节,沉浸在幸福中的两个人都没有在意。直到2011年8月,柯培宗所在的公司进行一年一度的例行体检,他被发现血小板等指数均远低于正常值,医生让他赶紧做骨穿检查。9月2日上午,柯培宗的检查报告出来了:白血病!

?

两人就这样从幸福的顶峰坠入深渊,只是他们还存着一丝侥幸。医生表示,如果是白血病前期,就还有百分之五十的治愈率。

?

然而这个希望也很快破灭。9月3日,柯培宗住进福州省立医院血液科。为期三天的详细检查后,主治医生告诉丁根秀,病人的骨髓百分之九十四的细胞都已经恶化,情况是白血病里最高危的。

?

医生接下来的话,更让丁根秀如遭雷击:“如果不做骨髓移植,病人肯定活不过半年;但如果移植的话,一是要找到合适的骨髓,二是光移植手术一项就需要五十多万元费用。更关键的是,就算移植了,病人也不一定能痊愈,有时反而会因为移植的排异反应加速死亡。”

?

“治吗?如果治,从现在起我们就要对病人进行化疗……”半晌,医生轻轻地问。“治!当然治!!”丁根秀连声说——她不觉得有什么好犹豫的,难道看着男友等死吗?那绝不可能!

?

然而这似乎只是丁根秀的一厢情愿。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劝她不要“多管闲事”:“你和他还没领结婚证,治不治轮不到你管。”柯培宗自己也不愿治疗:“花那么多钱,遭那么多罪,到头来说不定还是竹篮打水。何必呢?”当晚,他就趁着丁根秀不注意跑出了医院。

?

在昔日温馨的出租屋里,这对从未红过脸的恋人大吵一场。丁根秀非要男友返回医院,柯培宗死活不肯。到后来,他咆哮着对她说:“我的事不用你管,你给我滚!”说着他就动手把她的衣物往外扔。他扔一件,丁根秀捡一件,一边捡一边掉眼泪。

?

柯培宗心里其实更不好受。他何尝不怕死?但他比任何人都清楚,她一个穷山沟里来的女孩,在这座城市打拼有多么不容易!现在她青春正好,前途似锦,他怎么忍心因为自己的病把她拖进深渊?

?

见说不通男友,丁根秀一气之下扔下一句“懒得管你了”,跑到闺蜜家借宿了一晚。但她到底不放心男友,第二天清早又跑回了家。听到动静,仍躺在床上的柯培宗翻了个身,睁开惺松睡眼。丁根秀望了他一眼,就惊呆了:仅仅一个晚上,他的满头黑发居然白了一半!

?

一个被宣判了死刑的人,纵使装得再坚强,内心却是多么焦虑无助。尤其是扔下他一个人!自己怎么会这么傻?!丁根秀的心,瞬间疼得一阵抽搐。

?

柯培宗嘟囔说:“你怎么又回来了?”“我来送你去治病啊,别硬撑了,我们去医院!”丁根秀不顾一切地抱紧男友。柯培宗瞬间崩溃,他哭着说:“根秀,我怕……”“不怕,有我在。”丁根秀也哭了。她在内心暗暗发誓,不仅要帮男友治好病,还要努力让他过得快乐轻松。

?

隐藏悲伤,

?

沉重的病魔啊浪漫的相守

?

但治病本身注定是一个极其痛苦的过程。在移植前,柯培宗必须先经过三个阶段的治疗。第一个疗程是HAD方案,要连续化疗7天。从9月6日起,随着大量化疗药剂注入身体,柯培宗出虚汗、失眠、头痛、脱发,而且反应愈来愈严重。丁根秀恨不能每天寸步不离地安慰他、鼓励他,但柯培宗住的是隔离病房,她只能隔着一个小小的玻璃窗口看到他。

?

丁根秀只有把牵挂和思念都融进送给男友的一日三餐里。她在网上查了大量资料,又请教医生,列了一个长长的食谱,饭菜要确保营养,还要尽量不重样。为提起男友吃饭的兴趣,每道菜她都会取个好玩的名字,菠菜炒黑木耳叫“波黑战争”,海带炖猪蹄叫“穿过你的长发我的手”,柯培宗常被逗得忍俊不禁。怕男友闲得无聊,她还经常陪他煲电话粥,聊的也都是轻松温暖的话题……

?

事实上,此时丁根秀生活得非常沉重。除照顾男友外,她还得筹钱、找骨髓。她联系了中华骨髓库、台湾骨髓库等几乎所有有可能找到髓源的地方,并加入了好几个网上有名的白血病论坛,但合适的骨髓一直没有踪影。筹钱也比她想的艰难,能借的亲朋好友都借遍了,只够勉强支撑两个疗程……

?

此外,她还得正常上班。含辛茹苦打拼了这么久的事业,不可能轻易扔下;况且柯培宗已经没有收入,这是他们现在唯一的经济来源。

?

这些,丁根秀从没对男友说起半个字。9月13日,柯培宗完成第一个疗程后转入普通病房。治疗结果并不理想,由于坏死细胞没有得到完全控制,他口腔严重溃疡化脓,散发出阵阵臭味。她让他张开嘴,用美容针细心地刺破脓肿,再用棉签轻轻擦净,后来怕他痛,她就干脆用嘴给他吸。有一次一不小心,吸出来的腥臭脓液倒咽进了她自己的喉咙,呛得她眼泪都出来了。柯培宗很不好意思,她却说:“不要紧,你知道它们什么味道?甜的。”

?

在丁根秀的感染下,一度心情抑郁的柯培宗也慢慢开朗起来。当时他正处在骨髓抑制期,骨头里常常没来由地一阵阵剧痛,令他冷汗直冒。每当这时,他就让丁根秀把餐巾纸放在他额头上,看汗水能浸湿几张餐巾纸,他称为“一纸疼痛”、“二纸疼痛”……小小的病房里常常回荡着他们欢快的笑声。连护士都说:“你俩不像来治病的,倒像来谈恋爱的。”

?

现实却依旧冷酷。10月1日,柯培宗再次被推进隔离病房,开始第二个疗程MAC方案,时间也是7天。治疗进行到第四天,丁根秀得知,柯培宗肺部不幸真菌感染,如果控制不好,很可能导致死亡!

?

“你们一定要救他,尽量用最好的药,花多少钱都不要紧。”丁根秀哭着恳求医生。

?

柯培宗的病情迟迟不见好转。10月8日,他原本应该转入普通病房,但医生告诉丁根秀:“病人的炎症没能完全控制,要至少再监护20天。”多隔离一天,不仅意味着男友要多受一份罪,还意味着多一笔开销。而她手里那十几万早已用得一干二净。丁根秀心急如焚,10月11日,再也筹不到钱的她,决定原价售卖婚房。在中介办理委托手续时,她一边签字,一边掉眼泪。房子、家,是她在这座城市奋斗了8年的梦想啊……

?

但,来不及太多难过,柯培宗的病情再次恶化,陷入昏迷状态。丁根秀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,通宵守在那扇小小的玻璃窗前。

?

人毕竟不是铁打的,晚上守夜,白天上班,丁根秀很快难以支撑,身体急剧消瘦。柯培宗的父母听说儿子病情危急,从福建赶到了医院,看到准儿媳的样子,也心疼不已:“这样下去,你会拖垮的。”二老决定留在福州照顾儿子。可他们既不会说普通话,也看不懂病历,和医生护士完全无法交流。不到一个星期,丁根秀只好又把二老送了回去。

?

实在难以兼顾,丁根秀做出了另一个重大决定:辞职。这件事她同样瞒着柯培宗,但他还是知道了。柯培宗心乱如麻。生病以来,丁根秀给他展示的,都是一个轻松美好的世界;却原来为了他,她的生活早已经千疮百孔、一无所有……

?

柯培宗又一次想到了放弃。丁根秀却仍像往常一样,想尽办法逗他开心。一天,柯培宗看到女友笑盈盈地站在玻璃窗外,指一下她自己,再指一下他,再双手交叉放在胸前,然后摊开双手。正当他不明白她的意思时,她的短信嘀嘀地发过来:“这是哑语‘我爱你一生一世’。你可得学好了,以后天天给我做。”他们还有一生一世吗?柯培宗的眼泪不能遏制地掉了下来。

?

向死而生,

?

微电影迎来生命春天

?

柯培宗心中千头万绪时,丁根秀却在加紧奔忙。婚房因为还没有办理两证,迟迟不能脱手。柯培宗眼看就要做第三次化疗,这次化疗将采用AI方案,全部使用进口药,一支药就要3000元。而第三次化疗后的一两个月内,就必须做骨髓移植手术,也就是说,要再交50万元。

?

迫在眉睫!10月18日,丁根秀抱着破釜沉舟的决心,捧着一个红色纸箱走上街头。“请帮帮我男友……”第一次说出这样的话,丁根秀满脸通红,可想想病床上的男友,她又鼓足了勇气。

?

10月22日,接连奔走了好几天的丁根秀疲惫不堪,在医院下楼时一不小心踏空,从二十多级高的台阶上摔下来,右膝粉碎性骨折,但仅在医院躺了两天,她就不顾医生反对,拄着拐杖拖着打着厚厚石膏的腿上了街。每走一步都似踏在刀尖上,但对丁根秀来说,多走一步,就多遇见一个人,多一份拯救男友的希望!

?

就在这时,意外的事发生了:一个年轻小伙以为丁根秀是那种装残骗钱的乞丐,恶作剧地伸腿一拦,丁根秀猝不及防摔倒在地,尚未痊愈的伤口顿时裂开,鲜血像泉水似地喷涌出来。小伙子吓傻了,稍后赶忙掏出一张百元纸钞扔到丁根秀身边,落荒而逃。血还在流,染红了那张纸钞……丁根秀费力地伸出手将它拾起,嘴里还向着跑得不见踪影的小伙子真诚地说着:“谢谢……”

?

很多路人被这一幕打动,纷纷掏钱……这时,一个更大的好消息传来:中华骨髓库找到了两位符合柯培宗配型的捐髓者!

?

“培宗,你有救了!”10月25日,丁根秀激动地打电话给柯培宗。已经心灰意冷的柯培宗在那头惊呆了,直到丁根秀重复了一遍,他才颤抖着说:“是真的吗?”也直到这时,柯培宗才知道丁根秀的腿受伤的事。想想每次她都是那么神采奕奕、春风满面,想想她从来不知退缩的坚强和快乐,他越想越无地自容。

?

命运却再次和他们开了个残酷的玩笑。10月28日,终于消除炎症的柯培宗,信心满满地开始第三个疗程。丁根秀却接到中华骨髓库的电话:“我们联系上了两位骨髓配对者,但他们都有特殊情况,不能履行捐赠义务。”原来,这两位配对者一位是大学男生,父母怕捐赠影响孩子健康,坚决不同意;另一位是刚刚怀孕的准妈妈,如果要捐髓,必须打掉孩子。

?

“什么?!”丁根秀天旋地转。

?

而这时候的柯培宗,也正经历着26年人生里最刻骨铭心的磨难。这次化疗采用的药量之大之猛,数倍于前两次。他每天都头痛得厉害,像有千万把铁锤在猛砸;肺部则像被乱麻堵着,连呼吸都困难;吃什么都吐,吐了黄水又吐血……再后来,他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?

但和从前不同的是,不论多么艰难,柯培宗已经有了一个不再更改的坚定信念:活下去!笑着活下去!!他在微博里写道:“就算生活给了我们磨难,也得像向日葵般憧憬太阳。磨难不会怜惜我们的眼泪和懦弱,却可能因我们的坚强消退。”

?

11月21日,在死亡边缘游走了一圈的柯培宗,终于完成第三个疗程。直到这时,丁根秀才含着眼泪把配对者拒捐的事告诉了他,没想到柯培宗的反应出乎意料地平静:“不要紧,我们继续等,总会等到的。”

?

男友真正坚强了,乐观了。可这样的他,生命之火却在一点一点地黯淡、熄灭!丁根秀悲喜交集。她突然想到,他们可以拍一部只属于他们的电影,她也许留不住他的生命,却可以留住属于他们的记忆……

?

柯培宗也很赞同女友的想法,但医生却不答应,因为柯培宗的身体已经极度虚弱,任何一次微小的折腾,后果都可能不堪设想。“最严重也就是死,您不能让我死不瞑目。”柯培宗“嬉皮笑脸”地缠着医生恳求,医生最终无奈地叹口气:“随你吧。”

?

11月底,丁根秀请来导演,借来机器……拍摄刚一完毕,柯培宗就昏倒了,被送往急诊室急救。苏醒后,柯培宗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和丁根秀一起,把这部名为《根秀与培宗》的片子上传到网络。它剪辑后只有3分钟零48秒,是名副其实的“微电影”,但在他们看来,却充满了浩瀚的欢乐和幸福……

?

两人都没有想到,就是这不起眼的短片,却在网络上刮起了一阵前所未有的旋风。短短五天内,它竟被观看了一百万余次,转播五万多次。很多人边看边哭,为那纯净如栀子花般的爱情,为那即使病痛也无法打败的快乐与美好。更让两人没想到的是,很多素不相识的人纷纷给他们打电话,表示要给他们捐钱捐物,以及为他们做骨髓配对。

?

不论最终的结局如何,丁根秀和柯培宗都表示:“未来不可预测,重要的是过好眼下的每一天。”也许柯培宗微博里的一段话最能代表这对患难情侣的心声:“在绝望时不放弃希望,在爱情在漫长而短暂的生命里!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